驻守边关的铿锵玫瑰:微笑,像高原阳光般扎眼

发表时间:2019-03-08

汽车穿行雪域高原,公路两旁,云杉红柳、长松巨柏,遒劲有力。有了活气,高原景致显得尤其壮美。

又是一年大地回春,“三八”国际妇女节即将来临。让咱们向驻守边关的铿锵玫瑰送去诚挚的祝贺,祝“军营玫瑰”青春如歌,残酷绽开。—编 者

都说“够6”的女生都是带刺的玫瑰,殊不知,玫瑰带刺更芬芳;都说女军人是军营靓丽的风景线,殊不知,她们美,是因为融入了戍边无悔的不懈追求,是由于将青春之歌融入了强军战歌。

世人皆称,为女子者当娴静时如娇花照水,举措处似弱柳扶风。殊不知,女本娇柔,披戎则刚。有这样一群女军人,上高原,她百步穿杨;穿山岳,她不惧艰险;守岛礁,她锤炼血性;入深蓝,她劈波斩浪。在深山中的导弹阵地,在高寒缺氧的雷达方舱,一个个“她”用柔肩扛起强军使命。

西藏军区首个女子战炮班女战炮兵合影。平均年事22岁的她们,被誉为“疆场之花”,班长袁远(左一)笑靥如花。

春节刚过,袁远就走上训练场。训练缝隙,她一直跟身边战友交流,对自己准备的倡导进行补充完善。

那天,在练习场外,一身迷彩服的袁远浮现在记者面前。她个子高高的,古铜色的皮肤,面容沉静而精神,身体清瘦而矗立,与网络上那个“胖乎乎的小姑娘”判若两人。

走马高原,令人感佩性命顽强。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,记者曾以为,高寒缺氧的雪域高原鲜有生命存活,只有荒凉跟冻土。直到看到一群本应纤弱,却驰骋高原演兵场女兵们的飒爽雄姿,记者才深信不疑,在生命禁区,她们是另一种坚忍刚强的“生命之树”。

多年前,记者就听人说起过西藏军区某炮兵旅女子战炮班的故事,还知道有个被誉为“沙场之花”的女兵班长叫袁远。今年全国两会,袁远代表女战炮兵赴京参会,她也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最年轻的一位基层代表。